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资讯

一个假新闻写作者的自白:我也很惭愧可是为了钱……

时间:2019-01-05 19:54:12来源:本站 作者: 点击:
  

  我那时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养活自己,甚至想着以此为职业赚足够多的钱······好吧,我承认我那时候掉进钱眼里了。

  元旦当晚,当人们都坐在家中享受着与家人相聚的喜悦时,我坐在新闻办公室里“键步如飞”,制造着专属于今天的新闻。

 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们的工作量是一样的。我们单位向来推崇“人人平等”,并不会对新员工有特殊的优待。而这两个小伙子,早在上午就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任务,剩下的时间就看他们的心情自行安排了。而我作为这个单位里的“老人”,进度不如两个新人,实在觉得脸面无光。

  这在我们单位并非不能理解。我们单位有六位编辑,每位编辑每天要负责五篇稿子。然而,工作任务不是以稿件数量来计算的,认定的唯一标准是——阅读量。只要阅读量上去了,其他的,你随意发挥——至于你到底发了多少稿子,其实没有人太在意。

  平常,这两个年轻人每天发个两三篇稿件,就能完成阅读量任务了,剩下的两三篇就随便搞搞。可就是这样,却胜过我努力做到的最好。我无“颜”以对。

  我看过他们的文章,也知道他们的套路。今早,两篇题分别为“胡歌与大学校花结婚?胡歌终于给出回应,网友失望至极”、“被曝与95后小花结婚,工作人员回应8个字,胡歌难逃真香定律?”的文章先后发了出去,全文约500词左右,全是捕风捉影的信息,再就是简单表达一下对胡歌的喜爱。

  可就是这样的内容,发出去不到一小时,阅读量已上万。不多久,他们一天的任务就完美结束了——没错,今天他俩每人只发了一篇稿子就没什么事了。

  而我,发了一篇又一篇。一篇篇之后,数据惨不忍睹——加起来的阅读量还不如他们一篇的零头。大概因为今天是元旦,大家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于己关系不大的新闻,或者,大家更喜欢愉悦一点的东西。

  我知道,如果不换个文章类别,今天是完不成任务了。结果我也能想象得到,领导们肯定会过来跟我们说:“赶紧搞点花样,把阅读弄上去。照你这样下去,广告商们又要来找麻烦了!”又或者,更严重一点——找人来顶替你的位置。

  在此之前,我辞了一份做了很久的编辑工作,全职做起了自媒体。时间很自由,但是却一点也不轻松。对于每一篇要署我名字的文章,我都必须慎重对待,因为我知道,我必须对读者负责。但就是这种严谨入微的态度,并不足以让我在大城市维持生计。

  为了养活自己,我开始“合理”分配自己有限的工作时间——一部分用来原创有价值的作品,另一部分则用来写假新闻。

  我知道这很可耻。每当一篇有点真货的文章诞生时,同时也意味着接下来会有数倍的毫无意义的文章产出,这些文章我是不忍直视的。我的理由是很充分的——一切为了谋生。那时,我总告诉自己——想开点,大家都这么做,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。为了谋生——好吧,其实就是为了钱,我一次次地陷入矛盾的漩涡中。

  其实,先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跟我说,你们这些做编辑的,怎么就不好好写文章呢?有这些写无病呻吟的内容的时间,应该能创作出一篇高价值的文章了吧?

  事实上,就如元旦的经历,如果我们诚恳地写作,兢兢业业,反而不会有那么多的流量。没有流量,我们就得吃土啊。

  我们的内心,还不是充满了煎熬,做自媒体以来,我也曾不止一次地拷问过自己,到底该坚守职业操守,还是随大流获取流量呢?

  症结就在于此。对于自媒体写作者而言,新闻的价值不是为了服务社会,而是为了博取眼球。他们制造耸人听闻的标题甚至虚假信息,大量报道肤浅和缺乏真实性的娱乐性信息······

  “我们所熟悉的新闻业已经结束了。”早在2006年,时任密苏里州大学教授、曾任《华盛顿邮报》观察员和《得梅因纪事报》编辑的吉内瓦·奥弗霍尔泽,就已发出了这样的新闻变革的宣言。

  回顾新闻业的发展历程,从传统的董事会机制,到商业化程度不断加深,再到专业媒体与社交平台的流量之争……纸媒时代的新闻生产周期不复存在,记者和编辑也不再是新闻编辑部的全部,多媒体新闻、付费订阅、平台推广等成为了编辑部更加关心的事项。

  对于大多数职业记者来说,焦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。新媒体技术的飞速发展、年轻记者的涌入……都让“老记者”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“老记者”们若不跟上“潮流”,不会稍微标题党一下,不会稍微修饰一下,那是很难跟现在的年轻人拼流量的。

  我大学尚未毕业时,在某互联网推广公司实习。这段时间,可能是我最光明正大地制作虚假新闻的时期了。不需要采访,不需要拍摄,不需要去现场,只需要一张图。客户需要做宣传的时候,告诉我们时间、地点、大事件,再发过来一张图。至于什么内容,就看我们怎样“妙手著文章”了。

  当然,也有特别“认真”的客户。偶尔,他们会不断地暗示我应该加入什么样的内容,应该怎么写。也有时候,他们费尽唇舌,想让我在发表前先把稿件给他们看一遍,顺便提点“建议”。

  他们的要求我很明白——事实上我也有能力做得到,但我作为一名新闻学子,大学专业课老师强调千次的“真实是新闻的生命”、“真实是新闻存在的根本条件、是新闻报道的基本要求”云云,我是时刻也不敢忘记的。所以很多时候,我并没有给他们面子。

 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。要是客户不好说话,没有按照他们的“暗示”来,客户直接反应到公司来了。这时候,就会有领导过来,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“一切以客户为上”。要是先给客户阅读一遍,发回来的稿子我会发现已经面目全非,从标题到内容,完全改变了我要表达的意思,更有甚者,不少客户直接在文中将他们公司冠以“最权威”“最好”“最专业”的光荣称号。

  但我心里不得不承认,经过他们美化的文章,获得了更多的曝光度和关注。这样的写作方式,毫无疑问抓住了受众的心理,在当前的受众结构下,诉诸感性确实比诉诸理性更能击中受众。

  至于真相是什么,我想,可能连受众都不是太在意,更不用说媒体或者传播人了。重要的是,这样的文章是否带来了点击量,是否转化成了收益。事件能够反转就更好了,因为又可以借此再博一次眼球,再吸引一波点击量。

  那些自媒体写作者大抵有同样的想法。在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中,“流量至上”是真理,只要有流量,就有关注度和曝光度,就会有资本运作,就有利益。

  如果你沉迷于刷头条、刷微博,就不难发现,现今不少自媒体和营销号,在资本的操控下,写作极为偏激,为博眼球和热度不择手段,完全把网民往“站队”和“骂架”的方向上拉,不考虑任何的社会影响和社会责任。

  因为在这个资讯和信息爆炸的时代,每个人的注意力和精力都是有限的、碎片化的,我们一旦“上了流量的钩”,了解到的就只是自以为是真相的“真相”,坚持着自己认为是正义的“正义”,却不自知双眼早已被流量和其背后的资本蒙蔽。

  这句话,我经常用来警示那些喜欢在网络风波中“站队”或者“骂街”的人,切莫为了表达“自己心中的正义”,不顾是非黑白。

  今天我把这些话说出来,并不是为了要洗脱自己的罪孽——我想,这辈子是不可能洗得掉了。而仅仅是想给广大读者一些警示:多读书,多怀疑,独立思考,切莫在信息洪流中迷失了自己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栏目最新
热点内容
相关内容